当前位置:云杉文学网首页 > 文学

到时候

发布日期: 2020-02-10 21:17:01 浏览次数: 2 作者:

望着窗外逐渐调零的树木和行人身上那厚厚的棉袄,

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幽香;

还记得去年暑假里的那一次复令营。一年又要过去了。妈妈背着包。拉着我的手丫头。快一点,车要开了。母亲背着大大的旅行包喊道:她的个子。

人有些微胖,

粉红的包背在她身上从远处看来;她将我拉上车。就像是姐姐在叫妹妹一般。到了那边小心点,把背包小心地放在座位边上,不要又来了,我心中警铃大作打断了她的。

老妈大人,

我一定严格遵守!

你这丫头。

我笑了笑,

到时候。

顽皮一笑。话我已经听过不下三次了,妈妈往背上敲了两下:缓解腰部的酸疼;她的腰不太好!我走了,老妈白了我一眼,你会不会想我,说完这句后又掏出手机,有什么事给我发短信?还不是不放心我嘛。我朝妈妈挥手说了再见,驶往杭州的车出发了,妈妈一直站在那儿。直到她慢慢变成了一小点儿,母亲是个急性子;干什么都风风火?混入茫茫的人海,为了这个家,她不像其她母亲喜欢用温柔的话语。对她:

到站不久,

东西看看带齐没又来了,

我叹了口气!

她可以连续三个晚上不睡觉。惯不得。叮零一声手机来信,到了没有。到了夏令营。老师将我一切电子产品都收走了;严禁我们看电视手机,不是吧七天里,每天枯躁的讲课使我万般无奈,这是补习班还是夏?

我拿到了手机,

明明在笑,

有没有搞错。我苦叫,打一看,七天后,吓得我手机差点掉到地上。29条未接短信;果不其然;全是妈发的。坐在回家的车上,看着一条条短信;无奈的摇。

连短信也和人一样拼,

你发这么多短信干什么?

我笑着抹着泪水。

眼眶却红了,这年头,说完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?已打湿了我的衣襟,死丫头,你还好意思说我!我都快担心死了,短信也不回又来了,你和弟走一个我省心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