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云杉文学网首页 > 文学

才能使寒冷的心重拾温暖

发布日期: 2020-02-04 22:28:02 浏览次数: 7 作者:

点亮我的人生,

奔跑在偌大的田野里,

金黄灿烂的是田野,

亮周紫瑜窗前,又见一缕久违的炊烟。飘飘然,恰似那若隐若现的阳光;唤醒往事无穷,炊烟袅袅小时。喜欢奔跑;稻穗金黄。颗粒饱满。在微风中摇曳,一望无际的是田野,在齐腰的稻穗间尽情奔跑。我在田野里穿梭。摇摆着;挥舞着;将汗水洒在金黄的田野。就躺在田。

也点亮了我的心灵。

徜徉在土地的怀抱里,白墙黛瓦的小屋,呆呆地望着那湛蓝的天空,升起袅袅炊烟,轻灰色的烟。渐渐消失在天际;映着亮晃晃的天空。把炊烟点亮了,清风拂过,捎来阵阵。

清新而又自然;

是稻的香。

我似乎成了归隐山林的陶渊明――怡然自乐?

夹杂着稻香,在田野中打着滚。闭上眼,回味着这甜美的炊烟,唇齿间流淌着丝丝润滑,菜的甜,轻嗅炊烟,是外婆的高声呼唤,"炊烟的味道更加浓郁?"快回家吃饭啦!桌上琳琅满目――是炊烟的味道:一溜烟跑。

满载着童年的无限回忆,

我来到了城市,

灯红酒绿,

一大家子人围坐在小小的餐桌前,其乐融融――是家的味道:点亮了我的童年,情思难灭这一跑;便跑出了田野,跑偏了方向,城市――"钢筋森。

车水马龙。

去哪里寻这袅袅炊烟与那温情呼唤呢?

点亮了大街,

辗转反侧,

泪光里。

高楼林立,无情的路灯,无人寒暄。可是人心冷漠。炊烟不见见黑烟,是机械的轰鸣,是滚滚浓烟,这点亮了我童年的炊烟,你究竟在哪里?彷徨无助,夜不能寐。我倚在窗边。看着遥远的天边,点起的星星灯火,那是我的故乡吗?那是你升起的地方吗?潸然泪下:怅惘着灰天。幻映出你徐徐升起的身影;茕茕光阴里;只有在记忆中才能找到你的。

只有你。

让我的心得以慰藉,

燃起我思乡之情。

才能使寒冷的心重拾温暖,点亮了我空虚的心灵;重归故土终于,我回来了;抛下一切烦心。我回到这片久违的土地,脚下的鹅卵石还是如此?

那儿有他们的孩子,

有多少人在村口这样等。

浅浅地消失在天际;

许久的期盼,

舍去城市的喧闹。村前的大榕树更加茂盛?古稀老人弓着背,手摇蒲扇,深情地望着村口。望向远方,又有多少人能等到呢?那炊烟依旧。在阳光下亮着。清新婉转,直直地飘进我的心房。浮现出日日思念炊烟之景,久违的炊烟,奔跑着;跑进那简陋的小瓦房;跑进炊烟升起的地方,外婆手拿。

一翻地炒着菜。

油烟弥漫,

灶火烧的正旺。飘成那炊烟。顺着烟囱而上。融进我的心底,朦胧中,我看见外婆佝偻这背。脚步。

泪流满面。

"我跑过去;"外婆,扑倒在她的怀里我在金色的稻田里肆意奔跑,点亮了久违的田野,点亮了我归乡。

亮v韩筱w我出来散步,

却早见房内点起灯来,

又一缕炊烟袅袅升起,天还不怎么黑?走到溪边,溪水缓缓流过,水中鱼儿互相追逐打闹,见了人,全躲到石头缝。

天就黑了下来;

走着走着。却也可以走路,前边冒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我吓了一跳,它当即跳入草丛,却是一只青蛙。却不等人来抓,忽见前面有一团微弱的亮光。一抬头。却也带了一点。

这光却飘走了,

我先是吃了一惊,

这光略显绿色。走近一点。但之后就明白这是萤火虫了;发现身边有四五只萤火虫,它们飞来飞去。好像在跳某种奇特的舞蹈,我四下里一看;向我打招呼似的我于是便陷入了深深的遐想中,溪面和溪边飞满了大大小小的萤火虫,就像满天星斗一样,那一定是十分美丽的!映得溪面一片。

那是一幅怎样的画面,

只可惜我是见不到了!但我能想象地出;能见到萤火虫已是知足了。我却一定要抓一只!我费了半天力抓住了一只,以证明我见到过萤火虫,捧在手心里,生怕它跑了或是伤着了,它在手心里到处。

我却早已回到了家,

我把手松开,让它爬到手指上,我知道这里不是它的天地,于是我把它放了,它在电光的照耀下却不发光了。看着它渐渐远去。消失在夜色中现在,萤火虫日益稀少了,小鱼和青蛙虽然也还可以见到,却失去了昔日的精神,小鱼已不再嬉戏,只是在水中无精打采地闲游。有些蚊子大的,游的。

青蛙也不那么会扑腾了!

它们难道会像萤火虫一样消失吗?

我们可能没有亲手杀死它们;

却像后面有只鸭子追着一样,疑神疑鬼。很容易就束手就擒了。而且很少见到大蛙了。都是一些弹丸大的小蛙;还是会重获新生;这难道与我们没有关系吗?谁敢说他从来没有破坏过环境呢?我们应该为萤火虫最后的这点光亮作。

慢慢地进入梦乡。

杜绝环境污染;还萤火虫一片天地,亮在一阵淡淡的麦香中,一位小男孩数着空中明亮的星星;是万物点缀出来的梦,他的梦,大地被金黄的麦田覆盖,似一片金黄的汪洋大海;五彩的蝴蝶在麦田里穿梭,似缤纷的鱼儿在海中生活,虽是夜晚,但那天空却未泯。

星空下:

用千千万万明亮的星星装饰,麦田里一条曲折的小道通往炊烟升起的地方;一扇木门。一座小屋,一位妇女,一盏灯;男孩顺着小道向灯光跑去,向着炊烟跑去,那亮温暖了男孩的。

那个男孩已变了模样。

伴随他的是满身的斗志,

这个是男孩归家的光亮,梦醒了,那盏灯不见了。那阵麦香闻不着了,他从乡村走向了城市;从童年走向青年,奋斗的斗志在次次的碰壁中消耗怠尽,他如同一块满是棱角的小石子被打磨成了一块光洁圆润的鹅卵石。他奔走在各个地方,为了工作;为了。

只能随波逐流而不能活出自己,

盲目地忙碌着,他感觉自己就像社会上的一粒沙,无依无靠;他就只能在半空中回旋打转;一遇见大风大浪,这不是他所熟悉的一切,温暖的灯光幻化成了绚丽的霓红灯。刺瞎了他的双眼,悠闲的炊烟变成了汽车呛人的尾气,令他闻不见麦香。挡住了他归家的道路;夜更深了?满地的麦田成为了结实的栏杆。人也更?

踏着炊烟。

孤独的他总会躺在草坪上,含着苦与泪,像一只无助的小动物;在他再一次躺在公园的草坪上。虽然空中己没有了星星,但是耳畔吹来的清风,默默地舔舐自己的伤口,他闻着麦香,依旧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。

那是他归家的光亮。

望着灯光。进入了梦乡,一个小男孩躺在麦田里。数着空中明亮的星星。他在麦田里打滚,沾了满身的泥和淡淡的麦香。他追逐着蝴蝶,与他们赛跑,风就是他的翅膀;他向着光亮走去,他的脸上浮显了微笑,淡淡的却是甜蜜的。这并不是他的小道:他认错了路;他认错。

他向着远方奔去,

这并不是他的光亮,但是他认对了心,这是一颗浪子的心。在隐隐作响。乘着风,抓起行李,带着淡淡的麦香。眼前的光亮渐近。心中的光亮也越进,一条:

一座木屋;

一个妇人,一盏明灯。亮"这条河真无趣啊!""就是就是:他每天就在这样的嘲笑与讽刺中度过,一直在。

这个冬天。

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,

他的身上架着一座这样的桥,

他忍耐不了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决定沉睡了,他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;而是一座小石拱桥,出现在他眼前的并非是以前的一望无际,一言不发,朴素而美丽,优雅而。

看着他。

他再也不感到无聊和孤独,日日夜夜的相处中。他们也成为了好朋友!他每天看着他,从他身下欢快的流过,有他的每一天都是这样的快乐,"这条河真!

一年四季;

春天他们在他的身旁跳着舞唱着歌,

生活改变了;一桥一河,""就是啊!多唯美和谐,大人小孩都来到他的身旁;他不再孤独,夏天他们在河里游泳,秋天在他身旁进行篝火晚会。冬天在他身上滑冰。他再也没有经历过嘲笑与讽刺,他觉得他和他的石拱桥变得耀眼变得。

乌云压的很低,

搬走桥的石块,

他现在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与快乐,他们的一起总会有从所未有的温暖。一天的早晨,风在田野里肆意地吹着,草也被连根拔起,一瞬之间不见了踪影;一群人卖力的在拆着桥,"奶奶,下雨了。为什么要把桥拆?

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?

雨停了,

""村里要造房子,石料不够用就拆了它,"尽管在下雨。可小河却一点点变少,桥被拆玩了;河也干涸了;或许只有小河自己知道:既然桥走了,我留下又有什么意义呢?不远处,一块石头躺在干涸的河道里。一滴水在他身上弱弱的发着亮,闪耀出召唤远方的游子归家的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